当前位置:市保密局信息摘要

勇担特殊使命

来源:金城出版社:《红色往事:镌刻在党旗上的保密故事》  时间:2018年11月21日 【打印窗口】 【关闭窗口】

勇担特殊使命

 

19411民党制造了震惊外的皖南事变,把第次反高潮推至顶峰。

此时,中共恩施特突然遭到民党特务破坏,书记何功伟、妇委委员刘惠馨相继被捕。

作为恩施特的秘交通,王宇光刚刚从重庆红岩向南方汇报完工作返回鄂西。

恩施特组织部部长王栋找到他,派他再次前往重庆,向南方报告这事件,请求组织设法营救。

到达重庆后,王宇光很快联系上南方西南工作委员会书记钱瑛。当时皖南事变刚刚发生十几天,钱瑛回复道:"我们尽全力营救。你先不要回鄂西,在这里等等,我们研究下你的去处再行动。”

2上旬,王宇光接到通知去红岩。钱瑛详细说明了当时的势:“目前正处于反髙潮,皖南事变后势异常险恶,路军事处随时有可能遭到民党反动派的袭击。党组织正在采取疏散措施。凡是有法继续留在统区的同志,律找关系迅速离开红岩隐蔽下来。”

按照钱瑛的建议,王宇光打算回成都继续读书,利用庭关系掩护下来。钱瑛还交代:“组织计划在你安置部秘电台,你先把设备带回去,以后如有必要,再派专业人与你联系。这事极为要,周副主席还要亲自和你谈谈。”

“周副主席,那不就是周恩来吗?”王宇光又惊又喜,期待着这次面。

没过几天,他就接到了通知。天下午,在钱瑛的引导下,他来到周恩来的书房。屋子不大,陈设很简单,周恩来坐在张写字台后,王宇光和钱瑛坐在对面。钱瑛向周恩来简单介绍后,周恩来就与王宇光攀谈起来,亲切地询问他的龄、入党时间、工作地点等,王宇光一一作了回答。

那时,王宇光才21岁,入党不过3,全凭股革命热情做工作,根本谈不上经验,甚至连党的知识都还缺乏系统了解。在这样位久经考验的党的领导人和长者面前,他显得既稚嫩又紧张。

周恩来严肃地向他分析了当前形势:“我们要按最坏的可能做打算,有备无患!万一国民党撕破脸,袭击亊处,破坏开电台,我们就和延安党央失去联系。这关系大——既不能及时向上级汇报,又不能及时请示,怎么能把民党统治区的工作领导好呢?因此我们要建立秘电台。”

接着,周恩来又道出了选址的考虑:“之所以选定在你,是考虑到你父亲的社地位、政治态度以及你的关系。只要掩护得好,是不出什么问题的。你先把设备带走,我们根据形势的发展,再决定是否派专业人安装。”

险起见,周恩来又仔细询问了王宇光屋内有无条件安置天线,以及电台设备怎样转交等问题。

这在王宇光看来都不是问题。他在单独住屋,四壁完全可以安装天线。至于电台设备,可以先装箱送到曾50号,离他

父亲在重庆的住处不远,再利用黄昏民党特务放松警惕时把箱子取走。

周恩来肯定了他的方案,又喊来秘交通,当面约定了取箱子的时间。

任务交代淸楚后,周恩来似乎又想起什么,补充问道:“你的爱好是什么,属于哪种性格,外向还是内向,你更喜欢哪种?”

王宇光当时还是个阅历浅、知识少的靑下就被问倒了,愣在那里,结结巴巴地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周恩来看出他的窘劲,面带微笑地望着他说:“你定要严格遵守秘工作原则啊。回到成都后设法继续读书,而且要做优等生。同时多交朋友,联系群众。”王宇光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很快,王宇光从重庆顺利拿到电台。但怎样安全带到成都,是大难题。当时,民党对四川统治极为严,带着电台上路,不管走哪条路都非常危险。最好的方式是电台和人分开,即使电台出了问题,人还可以全,不定直接受到牵连。

可是者又如何分开呢?王宇光实在想不出好法,正为此苦恼时,他突然想到了“麻乡约”——个民间运输组织,信誉卓着,托它代运的行李从未丢失或受损,而且手续极为简单,无须开箱点交,只要行李上锁,付清费用即可,然后留下收件人的地址和姓名,行李运到后即发出通知,持收据前往领取。

路上,“麻乡约”全凭人挑肩扛,经老东大路到成都,不走有特务盘查的青木关站口,全程大约1015天。

“麻乡约”既无门面又无招牌,不是熟人还联系不上。有了它,电台运输问题迎刃而解。王宇光把电台交给“麻乡约”后,立刻动身前往成都,不果然接到取货通知。把电台安全取回家中,他心块石头算是落了地。

之后,虽然事态并没有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,电台也直未被启用,但王宇光从未向他人提及此事。面对周恩来交付的特殊使命,他表现出的担当和责任着实令人钦佩。

后来,按照周恩来的指示,王宇光考入大学,并在1944毕业后走上了地下党的领导岗位。